欢迎来到西安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职场

夜寰第四百七十四章人脸搭配

2020.05.31 来源: 浏览:0次

夜寰 第四百七十四章 人脸

明如皱眉,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剑,微微一抖,之后又是一震,三式剑诀,化而为一,这最后一剑的气息,在体内,却是停滞不动,仿佛无法牵连其全身之力,又好像与天地沟通本身的功法,无法将这一剑催动化开,所以她皱眉,所以她的脸色,瞬间苍白,只能看着那天,早已没有了雷劫的雷光落下。

但真正劫难,却是出自云涡的本身,漫天的雷声不绝于耳,光芒闪动,若隐若现的紫红电蛇,时而炸碎在云涡的最深处,而在那云涡的最里面,明如仿佛已经看到了两个人影,正挥剑斩杀于天。

身在云涡的深处,风驰电掣的拉扯之力,似乎连根基都无法让人立足,但两剑呈灰色的光迹,就仿佛是剪开大幕一角的一把剪刀,来回纵横,扯开了一道又是一道巨大的裂缝。

让风散去,让雷霆炸开到裂缝之外,游走的电蛇滋啦的响个不停,而随着力场的破坏外泄,身剑合一的许麟,则能感受到环绕四周的压力,有着明显的减弱。

于是停身一站,金蛇剑在手中一抖,依仗着从仙府秘境得来的防御型奇珍法宝,有着虚幻实体功能的云袍,许麟大口喘着粗气,身边虽然还有不停的雷击电鸣,可奇妙的是,穿梭游走到许麟身侧的时候,竟然如若无物的横窜了出去。

另一边,那一剑的势头随着许麟在虚空的一站,如有默契的也是争鸣一声,将一条巨大的雷链拦腰斩断,借此机会与许麟相对的站到了对面,却是一个淡淡虚影,虽然许麟还认得那人就是白衣老者,可除了那柄三尺青锋的铁剑,丝毫感受不到生对设计师来说人的气息。

微微皱起眉头,却见一丝笑容浮现在白衣老者的脸上,与许麟对视了一眼之后,他仰头上观,看向的是云涡最深处的一diǎn,许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明白整个云涡的起始与结束,都在其上,而在那一diǎn的再上面,许麟真想弄清楚,这所谓的劫云,所否真有仙人在操控。

没有声音,老者没有再和许麟説什么,却是捻起手来,将手中的三尺青锋横在胸前,注目良久,而在这期间,云涡四周被二人斩切出来的巨大裂缝,似乎有了愈合的征兆,许麟心下凛然,以为白衣老者要再次使用剑之湮灭的时候,却意外的听到了一声脆响。

没有任何犹豫的一指,从铁剑的中间处,断裂两半,而那一声的脆响,更像是剑器最后的哭诉,许麟看的有些发懵,不明白这老头儿在如此危机时刻,怎么能突然来这么一下子,身为剑修,舍剑断剑,这不等于自己找死吗?

或许,他本来就已经死了?

许麟的脸色如冰,一双眼睛紧紧盯视着白衣老者,而后者却又是一笑,对着许麟,也是对着头dǐng的那片天。

一声令下,是天元剑诀的束字诀,这一式被许麟再熟悉不过的剑意真解,却在一个恍然之际,被老者莫名其妙的使用到了自己的身上,即使方才他一刻也未曾放松对于白衣老者的警惕之心,却还是在稀里糊涂中,被一剑定住。

铁剑已然断裂,从白衣老者施展束字诀的时候,也只是对着许麟轻轻的一指,那剑中似乎有白光冒出,瞬时便到了许麟眉心处,冷意萧杀之感,顿时袭遍许麟全身的每一个毛孔,云袍虽然能将实体虚幻如云,可许麟实在没有信心自己能抵挡的了这一剑的突然。

但让人无法想象的作为应用最为普及的自动化控制产品是,这一剑并没有在许麟的眉心处停留,而是一剑直刺,白光灌入,却没有伤及皮肤,只有阵阵的刺痛感,险些让许麟丢掉了手里的金蛇剑。

这云袍竟然对白衣老者的一剑,没有任何的反应,而白衣老者的这一剑白光灌入,却也是快速至极,只是一个呼吸的间隔,就已经注入到了许麟的脑海深处,让许麟征愣在原地的同时,目光冰冷的瞅着对方,却还只是一个淡淡的笑容算作回应,许麟看着白衣老者,那人在笑完之后,注目远眺,是一个西北的方向。

魔荒殿上,魔主早已经不再那里,只有一位鬼皇,仿佛是感受到了老者的目光,然后回了回头,不见魔主的身影,不由得摇头苦笑道:“两个疯子!”

绚丽的白光再次升起,是从白衣老者的身上蒸腾而出,滚滚如白色的焰火,闪烁出夺目的光辉,再次的将整个天际照的的通亮。

那是一把剑!

许麟看着白衣老者身化如日的白光,想起方才的一幕,而同样的事情,当年有个人也也是做过的,那一位是个许麟实在不愿想起的人。

但在白光升起的刹那,老者已经渐渐看不清的脸庞上,却有两diǎn精光闪烁在许麟的身上,这一次他看得很仔细,却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冰冷。

这种感觉,就算是当年的那位,也没能让许麟有这种如坠冰窟的冷感,或者説是那是地狱之下的寒意,已经蔓延到了许麟的全身,而他就那么的征愣着,看着白衣老者身化的白光,如日升起一般的直上天际。

云涡再次转动,比之先前,来的更加疯狂,但奇妙的是,许麟身置之地,却是让风止于此,波澜无惊,竟然再没有闪电波及此处,仿佛就是一个无风带一样的平静。

白光还在继续上升,似乎已经让云涡深深的恐惧,那样疯狂的电击雷鸣,如蟒蛟一样的粗大,狠狠不停的鞭打在白日光芒之里,却是化成了一缕青烟,丝毫不能阻止白光的势头。

这是把命往死里拼啊!

许麟一脸复杂的感叹着,却又想起先前dpxx《大将军》优惠活动源源不断注入自己脑海的那一剑,微微感应之下,是一股凌厉至极的剑息,不仅仅是在自己的神识脑海,就连自己的丹府之内,竟然也生出了一缕。

大为震惊的许麟,心思随即慌乱了一阵之后,不由得又是镇定下来,如是老者真要取自己的性命,以他现在化身白日的手段,方才的一剑,便已经能要了自己的性命,更有魔主的经验在先,所以许麟现在想看的,只是在那苍穹之dǐng,是否真的有什么?

紧紧盯视着那一抹白日,与许麟一样,就在其脚下的半空,明如一缕白衣飘逸,仰头看着的,也是那白光即将绽放的刹那。

昆仑之巅,无数的修者屏息凝目,看着央央升起的白日,将一切的风驰电掣,统统湮灭在万丈的光芒之里,漆黑的天空,顿时大亮于上方。

而已经眯起了眼睛的许麟,其目光所及,全是一阵的白,包括妖主和玄德老祖在内,没有人知道,在那苍穹之dǐng,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那白光阵阵,久久不散,却不见曾经如将要灭世的云涡。

火烧云一样的,有了通红的色泽,在天空浮荡的乌云,早已没有了蔽日的能力,好似望月峰的晚霞风景,只是来的比那还要壮观了一些。

许麟看着,明如望着,无数的修者都在注目远眺,而那天际的颜色,再无变化,似乎这已经成为了今后的风景,却在一声突如其来的霹雳声中,只是变成了刹那的永恒。

闻声色变,许麟皱眉扭曲,因为距离最近,所受的冲击也是最大,但依仗着云袍的神通,还是能稳定身形,而在许麟抬头再看的时候,那白光竟然在一声的霹雳之里,开始急剧收缩,就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吸食了一样。

一息的时间里,许麟再次看到了黑暗,两息的时间里,那白光已经成为了一片烟火,三息的时间,云涡炸开,轰然的一声碎响,起伏出好似浪涛一样的波荡中,风紧云散,漫天炸裂出无数的黑色裂缝。

将白日驱散,将万丈光芒如装口袋一样的尽数收敛,天空再一起风起云动,而许麟却是在那层层翻卷的云层中,看到了一张脸,好像是一张脸,4、纠正自己错误的认识惨白而无人色的人脸。

身心俱震,就这一瞬间,许麟仿佛经历的千万年的疲惫一涌而上,险些从云头就此栽落下来,而强自定住身形的许麟,再看那灰色无边的苍穹,却哪有人影,只有漫天翻卷的云,累叠积压,偶尔的闪电,狰狞好似人脸上的笑容,对着的不止是许麟,而是整个人间。

五官科医生大全
阿尔兹海默病(老年痴呆)能吃维生素D吗
效果比较好的儿童止咳药
渭南治疗白斑的医院
阳江治疗白癜风方法
辽宁治疗白癫风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西安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