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安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童年记事丰城篇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0次

童年记事 -丰城篇

偶尔和朋友们说起童年,触动了我的思绪,童年的说能不能让她再约别的姑娘“代替罚款”。随后一些记忆便涌现在我的脑海中。和现在城里大多数孩子的童年不同,我的童年是在丰城县的乡下度过的。因为妈妈大学毕业分我就是相貌平平、不修边幅、素面朝天的理科女。配时的高风亮节,她被分到了一所公社中学教书,因而我和弟弟都成了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妹妹却因为妈妈和爸爸两地分居,被送去了长沙的舅舅家,给外婆带。

说到我的童年,便离不开一个人,这就是我的婆婆。江西人管奶奶叫婆婆,而我的婆婆并不是我的奶奶,而是我的保姆。小时候跟着妈妈在丰城乡下,妈妈是中学老师,上课的时候没法照顾我,爸爸又在南昌工作,于是就从村子里请了一个无儿无女无丈夫的孤寡老人来照顾我,这便是我的婆婆。后来弟弟出生后,因找不着合适的保姆,便也托给婆婆照看。

婆婆开始照顾我的时候,才四十出头,可能因为经常在地里对公司整体业绩影响不大。干活,皮肤晒得比较粗糙,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大些。婆婆是村子里的五保户,19岁起守寡,性格刚毅,脾气直爽,行得正,坐得直,说话快人快语,做起事来风风火火,在村子里有很高的威望。婆婆笃信佛菩萨,一生吃斋念佛,她认为自己这一世命不好,注定孤寡,所有要修来世。这朴素的信仰婆婆坚持了一辈子,晚年还住进了寺庙,像半出家状态。婆婆没有自己的孩子,自带我起,便把我当成了她自己的孩子一样,疼我爱我,好像是我的另一个妈妈。妈妈因为工作忙,加之文革中爸爸被批斗,妈妈自己出身也不好,心情很压抑,幸亏有婆婆,是她给了我和弟弟温暖的胸膛和细致的呵护。我小时候身体弱,经常生病,每到这时婆婆比谁都着急。我和村里的孩子吵架了,也是婆婆挺身而出,去和人理论。后来我们家调回南昌,婆婆不愿离开家乡,便不肯和我们一起回南昌,还记得我当时伤心得不得了,坐汽车离开的时候,拼命忍着夺眶欲出的泪水,这还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离别的伤感,那年我八岁。

因为众所周知历史的原因,我的小伙伴们大都和我一样有农村生活的经历。丰城物产丰富,盛产水稻,花生,绿豆,棉花等农作物,还有丰富的煤矿资源,有山有水,景致也不错。农村长大的孩子,没有幼儿园上,也不用读书,学画画,弹钢琴,拉小提琴等,每天只是在广阔的田野里尽情的玩耍。我跟着婆婆住的那个村子不大,民风淳朴,邻里和睦。记忆中,村子旁边有一座山,并不高,但却是孩子们的天堂。春天看漫山的映山红或野蔷薇还有油茶花如火如荼的盛开,我们一大帮孩子满山乱跑,采映山红的花瓣吃,那真是我童年记忆里的最美画面。我和小伙伴们有时也会跟在大人后面,看他们插秧,种棉花,种花生,或种绿豆。夏天的时候,男孩子个个晒得黑不溜秋,疯玩一阵便跳到小河里玩水,我则喜欢在池塘边看小鱼或小蜻蜓什么的。有一次在池塘边看大人们放水捞鱼,看得太专心,一不留神滑进了脏兮兮的池塘里,幸亏旁边有大人,一把把我捞上来,不然有可能小命不保。当然,我最喜欢做的事是去上山采野草莓吃,那种滋味,是现在商场里买的绝没有的。还有一种不知名的草本植物的叶子,酸酸甜甜的,特别好吃。到了秋天收获的季节,那就更有意思了,大人们收完稻子,孩子们第二天便提着小篮子,成群结伙的去拾稻穗,我本不是家在农村的孩子,家里不需要我去拾稻穗,而我却非闹着要跟小伙伴们一起去,婆婆拧不过我,只好也给我一只小篮子让我去。劳动半天的成果便是半篮子的稻穗,回来献宝似的给婆婆看。但我最喜欢的却是,跟在婆婆后面收花生,一边收一边吃,新鲜的花生又香又甜,真乃天下美味。婆婆的邻居家有一颗柚子树,每年秋天树上都会结黄橙橙的柚子,好看极了,但吃起来却酸酸的,不怎么好吃。婆婆家对面有一座土胚砌的院子,里面有几颗树,其中还有一颗橘子树,每年秋天也会结一些黄灿灿橘子,也是好看不好吃。可奇怪的是那个院子还有那颗橘子树,却经常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们小的时候,整个国家物质贫乏,很少能吃到肉和鸡蛋。有一次天气突变,忽然刮台风下暴雨,学校居然被吹倒了几颗大树,无数的麻雀因突然遭暴雨淋湿,无法飞翔,落在地上。学校的老师和学生纷纷拿着脸盆和水桶去捡麻雀,回去当肉吃,算是改善了一回生活。可怜的麻雀们。

我小的时候,对父亲的印象不深,只知道他不和我们住在一起,偶尔来乡下看我们,会带一些乡下没有的好吃的给我们,我还是深以为傲的,有时候也会向邻居的孩子炫耀自己有个在城里工作的爸爸。这段日子妈妈带着我和弟弟在乡下,妹妹在舅舅家,爸爸一人在南昌,虽然一家人三处地方,可日子过得总算还平静。

到了中期,我们的平静生活便和中国千千万万个家庭一样被打破了。我们孩子还小,什么也不知道,可妈妈却开始了担惊受怕的日子。妈妈因家庭成分是地主,文革中也免不了受冲击。有一次被学校的派押去批斗,还准备给她剃阴阳头,这时候婆婆冲上前去,大声嚷嚷说孩子饿了,要喂孩子,派们慑于婆婆在村里的崇高威望,只好放弃了批斗。父亲因在政治上选择了当时较为保守的当时被称为“保皇派”的派别,因而被当时的激进的派关押和批斗。本来父亲为了躲避争斗,已从南昌避到了妈妈工作的乡下。可派仍不放过他,竟然派专人来押送他回南昌接受批斗。妈妈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至今都觉得心有余悸。因当时整个社会太乱,武斗,死人的事情时有发生,叫人无法有安全感。妈妈说,来押人的那个晚上,妈妈因带两个幼小的孩子,无法离开,心中万分牵挂父亲的安全。幸而带我们的婆婆自告奋勇,叫上村子里的两人,一路跟着父亲及押送他的两人,一直到他们上了火车,觉得至少有了人身安全才返回。回了南昌,免不了被批斗。父亲从不提他自己在文革的挨斗经历,但从叙述中,我们多少也知道了一些,包括挨皮鞭,大夏天的在滚烫的水泥地上罚跪,关地下室,等等。他在文革中受的这些折磨,对他的身体是极大的摧残,后来他在英年因肝癌去世,给我们整个家庭带来了难以愈合的创伤,绝对是与这段经历有关的。那时候,个人的命运被卷进了历史的洪流中,谁也无法逃脱。惟愿这段悲惨的历史在中国不会再重演。

到了1973年,复出,解放了一大批知识分子,父亲也是其中的一个。妈妈也在这一年调回了南昌,妹妹也在此前被接了回来,我们家总算是一家团圆了,开始了一段平静快乐的日子。父亲又回到了讲台上,妈妈也在一所中学教书,我和妹妹进了师大附小,弟弟则进了师大幼儿园。因刚从乡下回城,我们几个孩子一口丰城话,再加上要适应新学校,新老师,及新同学,幼小的心灵其实还是承受了不少的压力。不过值得自己骄傲的是,我适应能力还是蛮强的,很快就学会了普通话,学习也很快就赶上了,认识了新同学,参加了学校的文艺演出队,还当上了班里及学校的。长大后考到外地上大学,毕业后在外地工作,后来又出国,先到新加坡,后来又去美国,这么多年走南闯北,也都能适应下来,不能不说与小时候的经历及锻炼有关。

在丰城的日子虽然贫瘠清苦,父母在精神上也倍感压抑,但在孩子的记忆中却依然是单纯而快乐的,大自然便是孩子们最美的天堂!妈妈在丰城教书的这几年,也收获了她作为教师人生中最宝贵的学生们的爱戴,一直到现在,每逢丰城的学生们聚会,一定会派人排车来请妈妈去参加,他们对老师对知识的尊重真是发自内心的!而对我来说,我的淳朴善良的婆婆带给我的温暖及呵护,更是让我永生难忘!高中毕业考上大学后目前《小时代》剧照主演仅有郭采洁顺利加盟《爵迹》,妈妈特地陪我一起回了一趟丰城去看婆婆,可那时婆婆已经有些老年痴呆,认不出我了,令我伤心不已!我曾经住过的村子也到处盖起了房子,局促而拥挤,已完全不是以前的模样啦!

我的童年,我的丰城,我的婆婆,我生命中难以忘怀的也无法回去的美好时光。

福州包皮包茎治疗费用
输卵管堵塞输卵管堵塞治疗多少钱
绍兴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Tags:
友情链接
西安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