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安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数码

至尊妖魁第五十七章破而后立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1次

至尊妖魁 第五十七章 破而后立

白昼,天穹之上挂下一道蔚蓝色的帘幕,天玄城中柳絮飘飘,燕巢叽喳,大道上车水马龙,垂天俯望,城门口芝麻点大小的人影密密麻麻,一出城门,无数道强盛的气息便从妖宫之中钻出,群妖乱舞。

青丘园的规模堪比天玄城中的中等家族,园内亭台水榭,诗情画意,一座座小桥似弯月架起,桥上铺满了碧玉,养目旷神。

楼阁深处,便是青丘门各内门弟子的住处。

其中一间房内,一道黑袍身影盘坐在床榻上,不过此刻的他看起来狼狈至极,眉宇之间呈出痛楚之觉,身上的黑袍上血迹凝结成块,被撕裂成一片片布条,衣缝间露出了其匀称有型的修长身材。

青丘园可是青丘门布在城中的大手笔,每间房内,都有一座一阶聚气阵。

苏贤身前,五块中品妖石已化成了粉状石屑,飘落在阵法边,隐隐盖住了聚气阵那血红色的繁琐纹路。

自从那晚重伤而归,距离现在已过去了十日。

这十日,苏贤未踏出房门一步,此刻的他嘴唇苍白,脸上毫无红润之色,身姿却依旧保持着挺拔,但总觉得是撑到了极点的迹象。

仿佛下一秒,这座雕塑上的裂纹将蔓延开来,然后轰然倒塌。

这一点也不像是服用了重塑丹的样子,要知道重塑丹可是五阶疗伤丹药中的圣品,一枚下去便能伤愈如初,还能令得断肢重生,筋脉重塑,可谓丹中珍品,更是五阶丹药中可遇不可求的玩意儿,多少人拿它来保命。

就算一人被打得只剩半吊子的气儿了,重塑丹都能起死回生。

话是这么说,可是苏贤到现在压根儿就还没服用五阶重塑丹。

那晚,木逢冰是空手而归的,走到半路他便被穆秋赶了回来,因为他听说一枚五阶重塑丹已送至房前。

五阶疗伤圣药重塑丹?

那他还去个屁药帝楼啊!

木逢冰回到青丘园时,苏贤已经疲惫地睡下,他也不曾去打扰,想想也知道苏贤必然是要闭门疗伤的。

这日,手中第六块中品妖石也被消耗殆尽,苏贤终于睁开了清冽如水的眼眸,但是这眸中深处藏着一抹倦意,眼瞳边,血丝丛生。

“青师,你这想法可真是丧心病狂。”

饶是苏贤都不禁咂舌,偏偏当初在药帝楼与柳然打赌之时为了借来太古炼气丹的丹方,苏贤把自己卖给了青羽。

回想起青羽那时说什么新颖的修炼之法,苏贤还不以为意。

现在想起来,苏贤都忍不住哆嗦,眼神之中蕴藏着一股后怕。

那天晚上,青羽是这么跟苏贤说的:“我有一个好想法。你现在已是身受重伤,但对于五阶重塑丹来说,你这伤势还不够重,用了重塑丹后势必会浪费大半部分的药力,简直是暴殄天物。”

“所以,我想到个新颖的法子,那就是明天你再一起服用二阶玄水丹和烈焰丹锤炼身体,一个是让体内血液更加活跃精纯,一个是让皮肉更接近烈焰体,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来说到时候难以避免会承提升针织衫的贵气受巨大的痛苦。”

“这个痛苦,大概是你第一次同时服用两丹修炼时的十倍左右,接近玄天龟服用三阶玄水丹时候的感觉了。如果你怕的话,可以把玄天龟唤出来,让他施展玄天领域帮你减缓药力的摧残速度。”

“总之,就是尽量把你的身体搞得更加残废,然后再服用重塑丹将其药力发挥到极致,这样会有破而后立的奇效,届时你的武道修为可以再次精进。”

“你觉得怎么样?”青羽描述得很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苏贤听得脸都青白交替,心底不断升起一股股寒气,最后慎重道:“青师,我觉得吧……这……这不妥。”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相当于承受服用三阶玄水丹的那种痛苦,你他妈是想置我于死地么?

还要施展玄天领域,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个坑吗?

玄天领域之下,血液流动速度都被无限放缓,那体内的痛觉就被无限放大,你是嫌我感受得不够细致吗?

“不妥吗?看来负责教导那丫头丹道的重任还是要落在你身上了。”

青羽很惋惜地叹了口气,表面上是替苏贤担心,但只要不傻都听得出青羽话语间裹挟的威胁之意。

闻言之后,苏贤双目死灰地仰天长叹,最后被逼无奈地选择了悲怆赴死,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果真是不妥协也无用啊!

第二日,在青羽得意的笑声中,苏贤开启了一段地狱式的魔鬼旅程。

这十日,苏贤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依靠着吸收中品妖石的妖气保持着体内妖气的饱满充盈,但是苏贤的神念早已被折磨得憔悴不堪了。

期间,苏贤昏过去三次,昏迷时被剧痛感惊醒两次,在实在受不了时就吸收妖气,毕竟妖修和武修并不冲突,哪怕你身体残废,只要能吸收妖气入体,那你还是能继续走在妖修这条路上。

可喜的是,这十日内苏贤妖道上的修为突飞猛进,不知不觉已到了妖师二阶的巅峰,只差临门一脚,便可跨过妖师三阶的门槛。

“九日下来,一日两丹,昨天刚好用完。效果不错啊!”青羽啧啧称赞道。

此刻,苏贤身躯表面伤痕累累,宛如经历了一场大战,毛孔出凝结出一颗颗微小的血珠,体内更是乱得一团糟,像鬼子进村扫荡后的惨状,血液如江河般奔腾不息,汹汹冲刷下,筋络已膨胀到了极点,仿佛随时要被撑爆一般。

噗!

说时迟那时快,苏贤猛然间喷出一口鲜血,痛苦得龇牙咧嘴,筋脉断裂!

屋内,浓重的血腥味缭绕不散,苏贤气息微弱不堪,双眼迷离,神念之上仿佛压着一块巨石,沉重到眼皮都要渐渐合拢了。

“小子!醒过来!筋脉断了正好,现在就是服用重塑丹的最佳时期!”

青羽的声音宛若雷霆,惊雷滚滚,可苏贤犹如一具死尸,心力交瘁之下,神念已陷入了沉睡之中,没有一点儿反应。

“你不是说要挑战远古三大帝吗!你这点儿痛苦当年古无锋不知承受过多少次,区区武师境你就挺不过了,还敢口由于出现较大降雨出狂言要成就妖武双祖,问鼎丹道之巅?”青羽吼道。

陡然间,青羽的残念之上一股大帝威严迸发而出,震得苏贤的神念嗡嗡作响,似是承受着天地威压,逼得它不得不撑起一抹精神,扒开重若玄铁的眼皮。

青羽知道,苏贤若再不醒过来,错过了服用重塑丹的最好时刻,那这十日的苦修便要前功尽弃,这些努力将统统付之东流。

“你还想不想回家了!这已经是你重回家族的最快捷径!”

“想……”苏贤呻吟了一声,双目撑开了一丝缝隙,悠悠答道。

“想就他妈给老子坐起来。”

青羽默默扶额,原来这小子回家的执念竟如此之重,十六年未归家的游子,真当魂牵梦萦都是回家的路啊!

苏贤咳嗽了一声,竟咳出了一摊血液,他艰难地支起了身子,手指崩开了药塞,妖气一卷便将重塑丹吸进嘴里,脑海之中有一股扎根极深的执念正促使着他机械般地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

五阶重塑丹入口,都不需要苏贤滚动喉结,青绿色丹药便化作一道精纯的药流涌入苏贤的四肢百骸,所过之处似枯木逢春,万物复苏,五阶疗伤圣丹的神奇效果顷刻显现。

“再吸收妖石,争取一鼓作气,妖武境界都一举突破。”青羽肃声道。

而今,苏贤身体之中生气盎然,一团团散发着生命气息的液体宛若精灵,将断裂的筋脉缓缓接上,五脏六腑在勃勃绿意的推动下逐渐归位,身上这个高逼格的初衷已经被友玩坏了的狰狞伤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再结痂脱落,恢复一片光洁。

苏贤感觉身体一轻,手脚都变得轻松起来,立马又拿出了一块中品妖石,源源不断地开始吸纳其中裹藏的妖气。

就这样,持续了半晌。

忽地,苏贤感受到体内似有两层薄膜松动,再被妖气和药力一举冲破,妖武境界双双突破,迈入三阶之列。

待日上三竿之际,只听嘎吱一声,苏贤紧闭十日的房门终于被打开,一道身穿青袍的修长身影缓缓走出。

此刻比2011年提高了27个百分点。拥有研发场地213万平方米的苏贤只感觉精神饱满,眉目含笑,肌肤如玉般光滑,浑身的肌肉之间蕴藏着一股可怖的爆发力,体内的妖气更是充盈满满,比起在房内的邋遢模样,这时的他如同重获新生。

“呼!这罪终是没有白受,这便是武师三阶和妖师三阶的感觉吗?真是太美妙了。”

苏贤深吐一口浊气,稍稍一活动,骨骼之间便啪啪作响,一记撼海拳震荡而出,气势如虹,拳气滚滚数十米,又有一番精进。

“什么毛病?说了凝于一点,你又迎风撒尿?”

青羽撇了撇嘴,方才是谁跟烂泥一样躺在床上不想起来,现在却说感觉真好。

被青羽一训斥,苏贤讪讪一笑,老老实实地把山海四式一拳拳挥出,神情肃穆,一时之间院内声若奔雷,气势浩瀚,足足响彻了半个时辰才渐渐平息。

武道修炼之下,苏贤体内那股憋了十天的气终于排了出去。

……

北京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怀化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南京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西安互联网